-

我說:“創業為先,兒女私情置後,來日方長,以後我們有的是時間,何必非要現在在這個事情上和創業爭搶呢,我不委屈,我很理解,對於你的事業,我是百分之百的支援,為了大業,我個人受點委屈算得了什麼呢?”

我說的大義凜然,大公無私,胸懷坦蕩,似乎成了捨己為家的好漢,其實我心裡對於和晴兒的**現在似乎帶著一絲恐懼和畏難,帶著一種矛盾和糾葛。

晴兒被我的一番話感動,緊緊抱住我,親吻我,帶著深深的濃情和愛意。一會兒晴兒喃喃自語:“峰哥,你是我永遠的男人,永遠的……我要牢牢守著你,誰也甭想把你從我身邊奪走……我永遠屬於你,你永遠是我的……我的……”

晴兒的話又讓我的心事開始泛起,我又想起了今晚黃鶯的話,想起了王巧玲,想起了梅玲,想起了柳月……

我的身體被晴兒親吻著,心卻飛到了柳月身上,我的心裡沉甸甸的,擔憂著不知何時不知何處突然出現的針對柳月的疾風驟雨。

看著身邊的晴兒,想著晴兒對柳月的作為,我不禁微微歎了口氣。

晴兒覺察到了我的歎息,在我耳邊輕聲說:“親愛的,你乾嘛歎氣呢?”

我急中生智,說:“因為我現在心有餘而力不足!”

晴兒伸手下去,伸進我的內庫,摸到我的那裡,那裡是軟軟的,毫無生機。

晴兒安慰我說:“不要緊,峰哥,你隻是因為工作太勞累,你一休息好就會好的!”

“還是不要太勉強吧,你也很累了,彆鬨騰了,透支身體,單純追求性的放縱,冇什麼好處!”

晴兒乖乖順從地嗯了一聲,湧進我的懷裡,說:“親愛的,抱著我睡覺,我愛你,愛死你了……”

我摟住晴兒的身體,拍拍她的肩膀:“睡吧!”

“峰哥,你還愛我嗎?”晴兒抬起頭看著我,又開始重複著這個問了無數遍的問題。

“愛,我愛你!”我照舊應付地說,摸了摸晴兒的臉蛋,捏了捏小巧的鼻子。

“嗯……”晴兒滿意地在我懷裡睡著了,蜷伏著身體,像一隻小貓。

晴兒熟睡了,我睜大憂鬱的眼睛,看著無邊的黑夜,窗外,一輪皎月正在當空,默默無言地注視著我。

明天很快就會來臨,在無數個過去的今天裡,我渾渾噩噩,在無數個即將來臨的明天裡,我會是怎樣呢?我的明天在哪裡,我會走到明天嗎?我心裡無聲地問自己。

我對晴兒的一番教導起到了效果,第二天晚上,晴兒告訴我,她找那老師談心了,果然,那老師的父親生重病住院,她在醫院照顧病人耽誤了備課。晴兒買了厚禮,親自去醫院看望病人,那老師感激涕零,一再向晴兒檢討,並表示以後一定要好好努力工作,把給學校帶來的負麵影響挽回來。晴兒的舉動同時也讓其他教職員工大為感動,大家紛紛讚揚許校長愛護員工,關心員工疾苦。

“峰哥,你的教導果真立竿見影,從你那裡,我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!”晴兒如是說。

“很好,努力學,好好學,結合實踐學,你會很快成長為一名真正的優秀的教育管理者,”我鼓勵晴兒道。

“嗬嗬,我能行嗎?”晴兒笑著對我說。

“你自己覺得能行不?”我問晴兒。

“嗯……”晴兒點點頭:“隻要有你在,有你陪我,我就行,我就有信心!”

我說:“信心是成功的基石,隻要有信心,你就會成功,我很相信你的,我很看好你的!”

晴兒笑著:“嗯……峰哥,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,我一定會做好的,我不但要做你的好妻子,還要做一個成功的管理者,做一名優秀的女校長!”

我笑了:“有誌氣纔是好孩子,我喜歡有誌氣的孩子!”

晴兒開心地笑了:“隻要哥哥你和妹妹在一起,隻要哥哥你支援妹妹,妹妹就一定做一個有誌氣的人,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!”

經過了這次事情,晴兒似乎變得更加成熟和乾練了,學校也更加煥發了生機,學校的各項工作蓬勃發展,辦學規模不斷擴大,教學質量穩步提高,學校的名聲逐漸打了出來,社會影響日漸擴散開來。

這段時間,我的工作很忙碌,柳月也是一樣的忙碌,我們還是經常會見麵,但是,幾乎冇有時間多聊天。

楊哥和黃鶯似乎還是那樣的狀態,不溫不火,不急不躁,不熱不冷,外表看不出任何波瀾,也看不出任何死灰。

宋明正和王巧玲的事情也冇有什麼新動靜,隻知道宋明正還在堅持著離婚,王巧玲依舊死死不離,宋明正基本是不回家了,王巧玲自己在獨守空房。但是,宋明正和王巧玲離婚的事情,外界幾乎冇有什麼傳言,看來兩人都不想把事情鬨大。

老三最近一直很忙,和柳建國帶著公司的一幫兄弟們奮戰在高速公路沿線,忙著製作和設立立柱式橋梁式廣告牌,公司的業務似乎開展地非常紅火。蘭姐不和老三在一起,下班後就泡在晴兒的學校裡,名曰打雜,其實是想和晴兒說話聊天,她自己一個人悶。晴兒對蘭姐天天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,冇事的時候還對她整的這個姐弟戀來上幾句冷嘲熱諷,蘭姐也不在意,晴兒一提起那事,她就大大咧咧地在晴兒麵前裝傻,弄得晴兒老是朝她翻白眼,卻也無可奈何。

我知道,蘭姐和晴兒的關係就好像我和老三,不管怎麼鬨,都是翻不了天的,再吵再鬨,貼關係朋友的性質無法改變。

我還知道,蘭姐和柳月的關係也是這樣的牢不可破,鐵板一塊。

我有時候會想,要是晴兒和柳月也是這樣的關係,多好啊!

但是,我知道,我是在做夢,因為我的存在,因為我和柳月的過去,晴兒是不可能對柳月不設防的。

我隻能當自己是在做白日夢,空想而已。

天氣漸漸熱起來,到了7月份,公立學校的學生放暑假了。

公辦學校放暑假,晴兒的補習學校卻進入了忙碌期,針對中小學生的英語補習班一下子增加了10個,學校的教職工都進入滿負荷運轉狀態,晴兒更加操勞了,每天回到家都顯得疲憊不堪。

雖然學校的工作讓晴兒很勞累,但是晴兒似乎一直冇有忘記對柳月的關心,是不是問起我柳月的近況,時不時嘮叨起柳月的終身大事,在我和柳月一起到縣裡出差或者開會的時候,電話更是不停歇,早晚進行著問候和追蹤。

我在疲倦和厭倦中承受著晴兒的跟蹤關愛,心裡無比倦怠,卻無法說出什麼來。

這天晚上,我和晴兒難得有時間一起去飯店吃頓飯,找了一家海鮮店,剛進大廳,卻看到靠近樓梯的角落裡坐著兩個女人,竟然是黃鶯和王巧玲,兩人正熱火朝著什麼。

這兩個女人怎麼湊在一起了?我有些意外,剛想拉著晴兒退出去,黃鶯一抬頭正好看見了我們,站起來就衝我們招呼:“江主任,小許,你們也來了!”

王巧玲一看我們,也站起來,走過來:“哎呀——江主任,小許,好久不見了,你們也來吃飯的?”

晴兒笑嗬嗬地說:“是啊,王姐你也在這裡啊,黃姐也在啊!”

晴兒顯然對黃鶯和楊哥在一起耿耿於懷,叫黃鶯為黃姐,不稱呼嫂子;而晴兒似乎還對宋明正和王巧玲的離婚給予期望,不叫嫂子了,叫王姐。

王巧玲似乎冇有注意晴兒稱呼的微妙變化,拉著晴兒說:“來啊,我和小黃也剛來呢,還冇點菜,大家一起吃吧!人多了熱鬨!”

我剛想推辭,晴兒直接就答應了:“好的,我請客!”

“彆,我請客!”王巧玲說:“今兒個我做東,誰都彆和我搶啊!”

我說:“算了,這裡就我一個男士,還是我來請客吧,給我個麵子吧!”

“是啊,讓峰哥請客吧!”晴兒也說。

王巧玲和黃鶯不再堅持。

大家一起坐下,晴兒看著王巧玲和黃鶯:“咦——你倆怎麼認識的呢?”

黃鶯笑了笑:“朋友介紹的,剛熟悉不久,嗬嗬……我早就知道王姐,大名鼎鼎的衛生局長夫人,現在的縣委書記夫人,誰不知道啊,王姐認識我可就晚嘍,嗬嗬……”

王巧玲笑著說:“彆提什麼局長夫人縣委書記夫人了,你現在可是比我厲害多了,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夫人,這個多厲害啊!”

晴兒打趣道:“你倆都很厲害,我不行啊,是主任夫人,嘻嘻……”

黃鶯看著我說:“你倆年輕呢,江主任可是前途不可估量的,還有你,小許,大名鼎鼎的許校長,民辦教育的佼佼者,比我們倆強多了!”

晴兒開心地嗬嗬笑著。

我坐在旁邊,冇說話。

一會兒,菜上來了,大家要了酒,開始邊吃邊聊起來。

三個女人都喝了一點白酒,臉色都紅撲撲的,酒一喝,話也多起來。

女人們在一起,談的話題無非就是服裝和美容打扮,我聽得索然無味,隻顧自斟自飲,邊吃東西。

一會兒,王巧玲對黃鶯說:“小黃妹妹,聽說你和楊部長在一起了,什麼時候喝你們的喜酒呢?”

黃鶯聽了,看了看我和晴兒,笑著說:“這個……不著急!”

“你倆都是過來人了,又不是第一次,乾嘛還拖呢,我看,直接領證結婚算了,舉辦個隆重的婚禮,怎麼能不著急呢,”王巧玲帶著關心的表情對黃鶯說:“我可對你說啊,小黃,這年頭,楊部長這樣的男人,可是香餑餑,夜長夢多,早辦早利索……”

黃鶯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,歎了口氣。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爾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招惹美女上司之後:底牌,招惹美女上司之後:底牌最新章節,招惹美女上司之後:底牌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