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了大夫人王氏的結盟,事情變得順利了很多,兩人次日就再次召見了杜郎中,杜郎中在朗國公府十餘年,是見識過大夫人王氏的手段的,這次有王氏的氣場夾持,他顫顫巍巍得把事情全都交代了。

原來早在他初次搭脈雪茹的時候,就知道雪茹難有小孩,當時柳夫人正好在場,一個年輕貌美又不能生子的棋子,對柳夫人來說簡直是天賜的寶物。

於是柳夫人當場就給了杜郎中不少錢,讓他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,又安慰雪茹,跟她說隻要朗國公府有她一天,就有雪茹的位子。

之後,柳夫人和雪茹又對杜郎中設套,她們邀杜郎中把脈,在把脈的途中,雪茹突然撕開自己的衣服,說杜郎中輕薄了自己,柳夫人也笑著說她看到了,可以作為人證。

從此以後,杜郎中被迫與這兩位捆綁,唯柳夫人馬首是瞻。在雪茹吞下玉碎丸的時候,杜郎中為她把脈,就知道這胎生不下來,但顧忌著柳夫人,一直不敢往外處說。

遣退杜郎中後,屋內隻剩下了大夫人和桃夭,桃夭向大夫人坦白道,“如今人證柳生,杜郎中都齊了。物證玉碎丸洛芒也已飛鴿傳書說拿到了,正在往回趕的路上,預計今天未時到申時就能送到。隻要等玉碎丸到了,塞到雪茹的房間裡,就一切準備就緒了。”

大夫人憂心忡忡的開口道,“我怕僅憑流產一事扳不倒這兩個人。家宅後院裡女人的爭鬥,自古有之,若不能一擊致命,引起了他們的警覺,將來恐怕會更難對付。”

桃夭來回踱著步,想了半天,靈光一閃,“厭勝!”

自古以來,君王都忌憚厭勝之術,隻要跟厭勝搭上關係,哪怕是皇後,都能給拉下馬來,隻要這兩個女人沾染到了厭勝,再加上流產事件,足以讓她們再無翻身的可能性。

是夜,夏蟲脆鳴,幾許繁星陪伴著冷色的月亮,秋蟲脆鳴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悶熱的濕氣,好似在預示著今夜的不同尋常。

大夫人王氏來到雪茹房間探視,她少有的拿起藥碗,親自喂藥。雪茹趕緊受寵若驚的坐起身子,想著自己什麼時候竟然得到了大夫人的承認。

但很快,她的心就涼了,大夫人指著明明就什麼都冇有的枕頭,大聲叫嚷,“這是什麼!”然後在大夫人的手裡,赫然出現了一個厭勝娃娃。

仆人們被大夫人的聲音吸引了過來,看到了大夫人手裡拿著的厭勝娃娃,都倒吸了一口涼氣,娃娃是那種最簡單的娃娃,有著潦草,卻能清晰分辨出來的五官,不簡單的是娃娃身上插滿的針,還有它身上貼的字,尹桃夭!

有些膽子小的仆人,甚至已經失聲大叫起來了,“厭勝!”

“安靜,”大夫人王氏命令道,“去請老爺,柳氏,朗日和桃夭公主來!”

不多久,人就都到齊了,雪茹伏在地上,額頭嗑出了血,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血窪。朗國公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厭勝娃娃,再看到眼前的場景,一秒就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,“孽畜!”他一腳踢上了雪茹的肩膀。

雪茹被踢得飛出去一米遠,牽扯到厭勝,朗日也不敢上前扶,隻能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。

“搜!給我搜!看看還有多少臟東西!”朗國公發話,仆人們馬上作魚貫入,搜查了起來,大夫人王氏裝模做樣的安慰“傷心”的桃夭。

朗國公走到桃夭麵前,慎重的說,“我們朗國公府,一定會給公主一個滿意的交代的,還望公主不要在聖上麵前談及此事。”

桃夭望向朗國公,一臉驚恐未定的樣子,點了點頭。

很快,仆人們的搜尋結果就出來了,在雪茹的房間裡,冇有發現彆的厭勝道具,倒是發現了一些有著奇怪香味的藥丸,那些藥丸呈棕色,包裹在紅色絲綢手帕裡,包裹了一層又一層,好像是很珍貴的物什。

杜郎中被傳喚而來,他用手碾了碾這顆棕色藥丸,又舔了舔碾過藥丸的手指,隨後眉頭緊鎖,雙目緊閉,似乎是在腦海中搜尋這種藥丸的來源。終於,他睜開了眼睛,“回稟朗國公,這是前朝宮中風靡一時的玉碎丸!”

朗國公,柳夫人都變了臉色,朗日還不明就裡。

杜郎中繼續道,“玉碎丸能使不孕的婦人懷孕,但其藥效十分猛烈,往往使懷上的胎兒無法產下,即使產下,”杜郎中看著朗國公鐵青的臉色,噤住了聲。

“說下去,”朗國公沉聲命令道。

“即使產下,胎兒也會早夭。”杜郎中說完,就將頭伏在了地上,不敢與任何人對視。

啪!朗國公反手一個巴掌,打在了朗日的臉上,“你看看你帶回來的什麼東西!儘搞這些醃漬的東西!”

朗日扶著被打紅的臉頰不敢吭聲,眼睛死死得盯住雪茹。

柳夫人氣急敗壞,她千叮嚀萬囑咐雪茹,吃完了玉碎丸以後,要記得銷燬,結果這丫頭居然把它收在了身邊!

雪茹這次真真感受到了被冤枉是什麼滋味,她明明已經把多餘的玉碎丸化在水裡潑出去了,這被搜出來的玉碎丸,她真的不知道是從哪裡出來的!

“我們該還公主一個清白了吧,還是柳氏,你要說杜郎中的判斷有誤?”大夫人笑得意味深長。

杜郎中接收到大夫人的言語暗示,趕緊把自己被柳夫人和雪茹威脅的事情說了出來,解釋清楚了為什麼自己明明診斷出雪茹的胎像微弱,卻不能說出來的原因。

柳氏臉色發白,跪了下來,她好像明白了,玉碎丸和厭勝娃娃的搜出,絕不是偶然,一定是有人刻意為之。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她和雪茹,在冇有找到突破口前,所有的說辭都是蒼白無力的。

而一邊的雪茹,早已嚇得暈了過去。

“杜郎中也有罪,罪在不該把這件事隱瞞這麼久,直到公主被冤枉,才良心不安得跳出來。”大夫人痛心疾首的說道,“還望老爺看在杜郎中伏罪自首,冇有造成更多錯誤的份上,從寬處理吧。”

朗國公不顧暈倒在地的雪茹,他看著桃夭,表情充滿了憐惜,“好孩子,你受委屈了,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,你來說吧。”

桃夭麵露悲痛,一五一十的將那天宴會上她的遭遇說了出來。

有了玉碎丸,厭勝娃娃和杜郎中的加持,她的說法,人人皆信。

主角CP好感度,20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爾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言情小說裡拆CP,我在言情小說裡拆CP最新章節,我在言情小說裡拆CP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