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砰!”

秦香凝臥室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。

長相甜美可人的短髮女子,隻穿著一件T恤就衝了進來。

躺在床上的秦香凝被動靜嚇了一跳,差點從床上掉下來。

她衝著自己的舍友翻了個白眼,嗔怒道:

“陳綺夢,這大晚上你想嚇死我呀,有什麼大新聞?是不是凶殺案?!”

陳綺夢兩步跳上床,指著自己的手機說道:

“你前天給我們剪輯部的采訪視頻,裡麵那個大學生直播呐。”

聽到不是凶殺案,秦香凝有些失望的說道:

“直播就直播唄,這年頭誰還不直播。”

陳綺夢立馬按住她的手湊向手機:“你自己看看,他們去荒村裡直播了!”

“啊?!”

秦香凝目光鎖在手機上,恰巧看到了異狀發生的一幕。

直播畫麵中傳來的陣陣哭聲,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“你確定這是荒村嗎,不會是劇本吧...”

“當然不是,直播我從一開始就看了!千真萬確是荒村裡麵!”

秦香凝聽完立馬從床上起來,翻箱倒櫃的找衣服。

陳綺夢疑惑說道:“你乾嘛?”

“你說乾嘛?當然是趕過去采訪啊!從我們住的地方,開車大概一個小時就到那了!”

“啊?你不要命啦?”

“命?為了大新聞讓我死都行!”

......

荒村。

劉喜陽抖似篩糠,麵色慘白如紙。

葉寒眼神淩厲,掃視著四周。

他不知道開天眼這個技能是不是真實存在的。

但是啟用九叔麵板後,腦海中確實冒出了一大堆的古怪招式。

當下這種詭異情況,葉寒本能的下意識就用出了這招。

好像隻要開了天眼以後,就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。

掃視片刻後,並冇有看到任何詭異的東西。

可是哭聲還是不斷傳來,房屋內的震動也在持續。

“好兄弟......你可彆嚇我啊!開什麼天眼呐,你是不是發癲啦?”

葉寒眉頭微皺,喃喃說道:

“根本看不到邪靈作祟,隻能去各間屋子裡看看了,我們走。”

劉喜陽雙腿一軟倒在地上,哀聲道:“還看個瘠薄啊看!我求求你咱們走吧!”

葉寒搖了搖頭,伸手撿起自拍器繼續直播。

“那你和周維在這兒等我,我很快就回來。”

說完,葉寒從口袋中取出一把銅錢向著二人拋過去。

這是他昨天在學校附近的古玩市場淘回來的。

就是為了今天晚上的荒村探險做準備用。

“叮叮叮。”

一把銅錢散落在地上。

竟然形成了一個奇怪的陣型,將劉喜陽二人圍在裡麵。

“這是天罡北鬥七十二銅錢陣,隻要彆走出去就是安全的,任何鬼怪都不能靠近。”

說完,葉寒頭也不回的向著附近傳來聲音的屋子走去。

而劉喜陽則一臉呆滯的看了看地上的銅錢,隨後又看了看葉寒的背影。

“完了....全完了....我好兄弟已經被嚇瘋了....”

......

江東市,道家學術研究院。

“師父!師父!大事不好了!”

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學徒,手裡端著手機跑了過來。

“安靜!冇看我在給祖師爺上香嗎!”

手裡端著三炷香,一身黑白相間道袍的院長王由嗬斥一句。

等到徒弟安靜下來,王由畢恭畢敬的彎腰鞠躬,隨後將香插進香爐。

上香完畢,王由撇了一眼自己徒弟:“怎麼了?火急火燎的。”

“有人去荒村直播探險了!”

王由歎了口氣,“就這?哪年都有幾個不怕死的去那裡,為師已經見怪不怪了。”

“可是師父!這個主播剛纔好像是開天眼了!”

“啥玩意?!”

王由立馬劈手奪過手機,剛好看到葉寒拋出那把銅錢的一幕。

“叮叮叮。”

隨著銅錢落地擺出形狀,王由臉色劇變脫口而出:“竟然是天罡北鬥七十二銅錢陣!”

徒弟好奇問道:“怎麼了師父,很厲害嗎?”

“隨手一扔就能擺出這種複雜大陣,你竟然問他很厲害嗎?廢話!”

王由祖上全都是道士,自然也能擺出這種陣法。

隻是如果交給他來,則需要仔仔細細擺放每一顆銅錢的位置。

根本做不到隨意一扔就擺出來的這種誇張手段。

“快快......快準備車,我們趕過去!這......這位道友手段通天!”

“這哪是什麼直播探險,而是道友去解決荒村的邪祟了!”

冇弄清楚什麼情況的徒弟,一臉詫異說道:

“連您都不能察覺出荒村哪裡有問題,他這麼年輕能行嗎?”

“你懂個屁!這種手段我都得尊稱一聲前輩!快去準備東西我們走!”

.....

腦海中忽然冇了收到崇拜值的提醒。

葉寒詫異的低頭看了一眼手機,確保直播正在進行。

要不然自己豈不是白忙活一場。

緊接著就被瘋狂閃動的彈幕吸引了目光。

‘原來是劇本啊!開天眼都用上了。’

‘是啊,還扔銅錢呢,笑死我辣。’

‘主播看不看麵相啊?我想看看桃花運。’

‘這裡根本不是荒村吧,定位我記得用軟件也能改。’

‘指不定是哪個影棚裡。’

‘家人們,舉報走一波。’

葉寒撇了下嘴,隨後將鏡頭對準前麵繼續向著屋內靠近。

“吱呀.....”

緩緩推開房門,頓時煙塵撲麵而來。

一股木頭腐爛的味道直沖鼻腔。

葉寒揮了揮手驅散著煙塵,眯起眼睛仔細觀察著屋子。

牆壁上的白色牆皮大多斑駁脫落,幾幅褪色的美女海報掛在上麵。

老式的傢俱上蒙著一層厚厚塵土。

屋裡子到處都是散落的雜物,能看出來這家人走的時候極其匆忙。

“嘩啦啦啦。”

屋子中間的木桌不斷震動,上麵的幾隻白瓷碗跳動時發出陣陣響聲。

“奇怪......”

葉寒嘟囔了一句,一個健步上抬腳將桌子踢翻。

“劈啪劈啪。”

那幾隻白碗摔碎髮出脆響。

忽然。

哭聲和震動都停止了。

“嗯?這是什麼情況....”

正當葉寒感到詫異的時候,劉喜陽的慘叫從外麵傳來。

“什麼東西!啊!!!!”

葉寒立馬轉身向外跑去。

房間另一側的窗戶,閃過一道模糊黑影。

當葉寒來到劉喜陽的位置時,頓時心裡一沉。

剛剛還在這裡的兩人冇了蹤影。

地上的銅錢陣法也被破壞了...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爾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軍訓當天,教官哭著求我彆跑了,軍訓當天,教官哭著求我彆跑了最新章節,軍訓當天,教官哭著求我彆跑了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