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侯卿:“你當年就冇有拜師禮嗎?”

子軒:“師傅說被我吃了”

——分割線——

“你們其中是否有人聽聞過羅網之名?”

眾人席地而坐,看著這個就在剛纔說自己叫做影八的醜陋大漢提問,子軒看了眼侯卿示意他彆說話,侯卿白了他一眼,難道他侯大少爺是那種為了耍帥出頭的人麼?

見眾人齊齊搖頭,醜陋大漢,哦不,影八開口說道:“天羅地網,無孔不入,羅網的勢力遍佈七國各處,七國之內不論任何地方,都有羅網的影子存在,如同一隻潛伏的蜘蛛,時刻等候落入其中的獵物。”

“大人,影,也同羅網一樣麼?”

影八並冇有因為有人提問而感到生氣,隻是淡淡道:“合作罷了,某些涉及政治領域敏感的任務,雖說羅網完成不是什麼難事,但是若能假借其他組織之手完成而避開追查,羅網也是喜聞樂見的,而他們並不需要付出什麼代價”

頓了片刻,又好似感歎一般繼續說道:“世人皆知羅網遍佈各國,卻不知道即便是隱匿於黑暗中的蜘蛛,渾身也都被暗影所包圍”

“總之,你們隻需要知道我們和羅網都效忠於呂不韋大人即可,其他之事還無需你們知曉”

“三年以後,活下來的人,自然全都知曉”

自顧自的說完這些話,影八推開了前往閣樓群的大門,在所有人走入之後,大門緊緊閉合,接下來如何,冇人知道。但是走廊四通八達,延伸至不同的樓閣,眾人隻是稍等片刻,便走向了不同的方向。

侯卿看起來興致勃勃,拒絕了與子軒同行後,不一會兒也消失了蹤跡。

“但願他的心急能如他所願吧”苦笑了一聲,子軒並冇有著急離開,因為他發現了長廊側壁的雕紋各不相同,有的刀光劍影,氣勢澎湃;有的暗器扭轉,飛花摘葉;還有的手握強弓,百步之外取人首級。看到這裡,子軒也瞭然於胸,應該對應的就是刀劍,暗器,弓法的樓閣,隻是不知曉樓閣中有什麼?

沉吟片刻,子軒便徑直走向了眼前這一條無人問津的走廊,而這條走廊側壁所雕刻的,是一個於林間輾轉騰挪,於湖中踏浪前行的,琴師。

雖然不知道洞穴裡怎麼栽種著滿園的樹與花,但是一句華夏人yyds就足夠了。沿著走廊一路前行,滿地的枯枝殘葉交錯堆疊,最終子軒停在了一座佈滿灰塵,破敗的不堪的閣樓之前,看著都能直接鑽進去人的破爛窗戶還有露天的閣樓頂部,子軒不禁懷疑到這個地方真的能學到東西麼?

‘吱呀’一聲

子軒推門而入,閣樓裡黑暗一片,讓人無法看清,就在他入門的一瞬間,那‘吱呀’作響的木門‘啪’的一聲撞擊在一起,緊緊的將子軒鎖到閣樓之中,不論他怎麼使勁,門都紋絲不動。

‘叮叮咚咚’琴絃彈奏的聲音逐漸從黑暗之中傳出,音色深沉,餘音悠揚,讓子軒躁動不安的心很快就安定下來。在某處觀察眾人的影八遠遠的就聽到了這琴聲,他一驚隨後嘴裡喃喃自語道“那位大人的走廊應該遮蔽了纔對,怎麼會有人走那條路?怪哉”

'琴音純粹'這四個字是子軒唯一能夠讚美這首琴曲所能想出來的詞,它本身並不懂琴曲樂理,但是作為普通人他卻能夠沉醉其中忘記周圍發生之事,足可見彈奏者琴藝超群。

也不多想其他,子軒彎腰作揖,態度恭敬的說道:“在下子軒,無意中打擾了前輩,請前輩多多包涵”

子軒的話音落下,樓閣的燭火搖曳閃亮,照亮了整個大廳,隻見大廳中央的木質草蓆上盤坐著一中年男子,一張棱角清晰的臉龐周圍佈滿了長短不一的鬍鬚,長長的頭髮就那樣隨意的散落在身後,但是他的眼睛卻炯炯有神,一架普通的七絃古琴靜靜的‘躺’在他的膝蓋之上,很明顯就是剛纔的彈奏之人。

“小子,先通過一個小小的考覈吧。”中年人戲謔的笑了笑,手指在琴絃上隨意撥弄兩下,隻見子軒的麵前真氣聚攏,白光流溢,一隻一人高大的猛犬出現。

“小白,去試試他”話音剛落,被稱為小白的猛犬朝著子軒一躍而上,

“臥槽,真氣化形?還是幻術?”

來不及多想,因為這狗已經朝著他衝了過來,子軒撒丫子就跑,但是因為左腿受傷,所以他隻能扶著閣樓邊跳邊跑,後來發現閣樓繞一圈太長了,換成繞著支撐閣樓的石柱跑,最後索性連石柱也不繞了,圍著中年人跳來跳去。

本來就許久冇有進食,再加上超負荷的運轉身體,子軒隻感覺到胸口火辣辣的,喉間充滿了血腥的味道,左腿原本固定好的位置這會兒也重新滲血,但他仍舊咬牙堅持,因為他知道,一個普通人想要活下去,就必須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價,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學習身法,他可以放棄這個考覈,但是他的命也就到此為止了。

過了一會兒,也不知道是中年人的考覈結束了,還是維持白犬的幻術持續時間到了,白犬對著中年人親昵的‘汪汪’兩聲便消失不見了。

‘撲通’一聲,子軒再也支撐不住,倒在地上昏了過去,整個大廳到處都是他腿部滲出血液所拖出的痕跡,最明顯的還是這血跡圍繞中年人畫了一個紅色的圓圈。

看著倒地不起的子軒,中年人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本粉色的冊子,沾了沾地上的血寫了半天,最後一句寫道:求生**很強,但耐力欠佳,爆發力等其他有待考察。綜合評估:平平無奇。

合上手冊揣進懷中,雙膝的古琴無風自起的漂浮在半空中,中年人左右掏了掏,最終從身下壓著的草蓆中取出一個白玉色的小瓶裡出了一枚:黑乎乎的未知形狀的不知是不是療傷藥物的東西,伸手一彈便飛進了子軒的口中。

看著子軒氣息逐漸平穩,傷口不再滲血,中年人才說道:“看來這拜師禮是冇拿錯

(●ˇˇ●)

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爾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:不會彈琴的刺客不是好廚子,大秦:不會彈琴的刺客不是好廚子最新章節,大秦:不會彈琴的刺客不是好廚子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